听新闻
放大镜
沙蜥
2021-02-22 16:09:00  来源:检察日报

  它们远道而来,讲解牌上注明:热带地区。我问工作人员,它们原产地是哪里?工作人员说,可能是新疆一带。我在大脑里搜索了一下中国地图,的确,那儿有沙漠,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死亡之海。

  我摸了摸展柜中细软的沙子,白沙。它们现在栖息的沙子,可能是原产地运来的,我们这边的沙是黄沙,略粗一些。它们大概有20多只,分布在展柜的各个角落里,巴掌大,尾巴细长,约一根手指头长,小小的三角脑袋,舌头一吐一吐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要不是讲解牌上标注着它们的名字,我看这些小沙蜥有点像壁虎。

  沙蜥主要生活在平坦的沙漠边缘和戈壁滩上。它们有好几个种类,如荒漠沙蜥、尖吻沙蜥、变色沙蜥等。它们头部圆形,所以也有人称它们是蟾头蜥,而当地人一般把它们叫作“沙和尚”“沙婆婆”或者“大头蝎虎”。沙蜥是北方沙漠边缘和戈壁滩上最常见的小型脊椎动物,在这些地方,如果正值沙蜥活动高峰时间的话,走上几步就可能踢到一只。

  “热带地区来到我们这样的地方适应得了吗?”我又好奇地问。工作人员估计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他们因为这次布展,去采购了一批五湖四海的昆虫,其中就有生活在热带地区的沙蜥。他们模仿沙蜥栖息环境,在展柜中铺了厚厚一层沙,做沙漠状,上面摆放了一些仙人掌、枯树枝。从外观看,还真的蛮像沙漠。如果我是沙蜥,也会认为我在原来的栖息地。

  不对,沙漠一望无垠,怎么我爬了几分钟就到头了,这滑溜溜又透明的塑料板是什么,我怎么爬也爬不上去呢?还有那头巨大的直立动物把我们一次次抓起来,要我们一会儿蹲在有刺的仙人掌上,一会儿趴在枯树枝上,还企图用沙子活埋我们。我们疲于奔命,累了,索性闭着眼睛休息,但灯光好刺眼,照得我们眼睛都睁不开。

  这些沙蜥本来在荒漠中自由自在,而今只能屈身于方寸展柜,任人戏耍。我突然没来由地心生同情,就像我看到马戏团或动物园的猛虎、狮子,本该在山林、草原上驰骋、狩猎,却被人类圈养,学习违反其天性的表演,从人类的手中尝一块嗟来之食,要不然就是烦躁地在斗笼中踱来踱去,威仪全失。

  但是,同情归同情,我却不知道这样对它们好不好?在博物馆,我看到一只白狐的陈列标本,上面标注着“北极狐,野外生存7年,人工饲养15年”。这可是比野外生存环境要多一倍的寿命啊!没有吃了这顿要考虑下顿的危机感,只需服从管理,不惹是生非就行,到点儿会按时供应你可口的食物和干净的水;无需为争夺配偶而打斗,因为会有人提供你合适的配偶,若不满意,还可更换;你生养的崽一出生就会比野外动物多一份安全感,甚至可以得到众星捧月般的待遇。但是,如果你向往外面的世界,想恢复你野生动物的兽性,想在天地间自由地驰骋、撒欢,抱歉,你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你看到你的同类吗,它们野外生存只有7年,你还不知足吗?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不是小沙蜥,我不知道它们快不快乐,我只看到了孩童欢乐的笑脸,成人发自肺腑的笑声,我知道,我们是快乐的。

  (晴风 作者单位:江苏省常州市检察院)

作者:  编辑:拾冠之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