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人物]鲍书华:三十年冷暖交替的公诉人生
2020-09-11 08:55:00  来源:徐州市检察院

  

  大家好,我叫褚泽言。今天我和大家分享的故事,来自于我的分管领导—徐州市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鲍书华。

  检察工作是理性与感性的交融。对于在公诉席上站了三十年的鲍检来说,这些年可谓是冷暖交替的人生。冷,是案件本身的寒气逼人;暖,是她播洒正义与关爱的暖意柔情。检察制服永远是她衣柜里的“C”位,她把这一身检察蓝穿出了最飒最动人的模样。

  “检察官,我没有杀人,都是警察逼我说的。”嫌疑人翻供,对检察官来说是常见的场面,却使这起案件成为一道难题。

  一个村民的房间里出现一具女尸,吕波因欠被害人15万元被纳入侦查视线。被公安传唤后,他承认,去被害人家里偷欠条时,意外撞见了被害人,于是扼颈捂口致死。然而,我们第一次提审时,他却矢口否认。

  封闭空间作案,没有目击证人,死者身上没有遗留嫌疑人的DNA,嫌疑人身上也没有提取到被害人的DNA。 吕波到底是不是凶手?如果强行定罪,会不会成为冤案?是不是以“疑罪从无”放人才更稳妥?我困惑了。

  鲍检听完我们的汇报,神情凝重地说:“疑罪从无,对公诉人来说确实轻松,但如果没有穷尽一切法律手段,就作出疑罪从无的决定,对被害人、对社会来说,代价太沉重了。”

  为求得铁证如山,鲍检决定亲自阅卷。她拎出吕波供述的细节:为了去被害人家中偷欠条,吕波让朋友帮忙租下被害人隔壁家的房屋,都是趁着天黑翻墙头偷偷进出。案发当天,神情慌张地提出退租,并再三要求朋友一定要为他保密。

  鲍检又带我们去案发现场,对每一个可能进入的通道进行排查。封闭空间作案,已经排除从大门进入。理论上东、南、西、北四面都可以进入现场,但是南侧是邻居家的窗户,且案发当天家中人员众多,不具备作案条件;西侧和北侧的高墙上为防盗而扎满的碎玻璃,没有丝毫损毁,不可能由此翻墙入内。因此,东侧的矮墙是“唯一通道”。

  为排除合理怀疑,鲍检要求我们做侦查实验,实验证实,按照吕波供述的方法,可以从他的住处,翻东侧的矮墙进入被害人家,墙体粗糙的空心砖,很容易形成吕波身上的挫裂伤。结合嫌疑人作案时戴的手套、用来伪装的鞋子等外围证据,已经形成了一条严密的证据锁链。

  此案提起公诉后,得到法院判决采纳。宣判后,被害人家属泣不成声,连声道谢。

  从“疑罪从无”到判处重刑,亲历性审查使证据跳出书面的窠臼,将视野由在卷证据拓宽到在案证据,促进内心确信的生成。鲍检以一颗追求公平正义的赤子之心,诠释了果敢无畏的检察担当,也为我们检察新人上了深刻的一课。

  迎风向雨的劲松,也有拥抱温柔的力量。今年 “六一”儿童节,鲍检带我去看望一个小女孩。女孩十四五岁,面色红润,活泼健康,我完全无法把她和几年前那起性侵案件的受害人联系在一起。

  案发时,玲玲九岁,看上去却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远方的母亲重度残疾,对玲玲不闻不问。而父亲邵某给她的,只有饥饿、虐待、禁锢和性侵。该上学的年纪,却没有读过一天书,身上头上伤痕累累,触目惊心。

  2014年10月,邵某被绳之于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案件结了,鲍检却眉头紧锁:玲玲的未来在哪里?邵某出狱后,玲玲会不会再次坠入厄运?救济、捐助只能帮孩子一时,如何用法律手段保障孩子的一生?

  鲍检与办案团队扎进了法条和案例中,当时的《民法通则》虽然有关于撤销监护权的条款,但是谁来提起诉讼,如何提起,撤销之后怎么办?都没有规定。于是,鲍检就一次次与妇联、民政、法院沟通,希望启动诉讼程序,来保障玲玲的成长。

  也许是诚意感动了上苍,东风来助力,2014年12月24日,四部委联合印发了一份《意见》,明确了当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人侵害时,谁来申请撤销权,谁来兜底。在《意见》的指导下,鲍检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向铜山区民政局发出检察建议,支持提起诉讼,由民政局向铜山法院申请撤销玲玲父母的监护资格。经不懈努力,次年2月4日,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撤销玲玲父母监护权,由民政局担任玲玲的监护人。从此,玲玲成为国家监护第一人,这起案件也被写入《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而鲍检对待玲玲这份特殊的情意,也温柔了检察岁月,唯美了她母亲般的情怀。

  今年7月,徐州市检察院在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中,开展了“跟班先进找差距”活动。我有幸被安排到了鲍检带队的扫黑除恶专案组跟班学习。

  这起黑恶案件不仅重大复杂,涉案财产多达15亿元,还涉及金融票据和新型套路贷,现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又是一个司法“无人区”。面对这项崭新的挑战,鲍检带领专案组细致审查,当好法治守门人,逐页梳理公安送来的300多册卷宗,经过引导补充侦查和自行侦查,提起公诉时卷宗已达671册,几乎装满了整间屋子。由于工作量巨大,我们常常加班至深夜甚至通宵,却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

  7月15日,当徐州市拉开教育整顿试点工作的大幕时,正是此案攻坚克难最艰苦的时刻。专案组的动员部署会就是在办案点上召开的。开展集体讨论时,鲍检说,黑恶势力的存在就是一面镜子,通过它,能照出我们政法干警在老百姓心中,形象正不正,能力强不强。这起案件影响极为恶劣,黑恶分子之所以能够长期盘踞一方,与被查处判刑的五名保护伞密切相关,恰恰证明教育整顿的极端重要性。我们高质量办好这个案件,既是检察使命所在,也是教育整顿成果的最好体现。

  这已经不是鲍检第一次把扫黑除恶案件办得如此漂亮了。她曾经带领办案团队,从一起刑事抗诉案件中深挖彻查,追诉、抗诉、立案监督、打保护伞,一个横行在微山湖上罪恶累累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彻底覆灭,这起案件被最高检扫黑办领导评价为“法律监督的集大成者”。

  三十年的从检岁月悄然带走了她曾经那么清丽的容颜,却回赠了她从容大气的检察智慧,如沐春风的师者风范。三十年的坚守,无惧岁月磨砺,彰显检察担当。从她身上,我看到了女检察官最美丽、也最深情的样子,对于年轻的我来说,她就是榜样,更是方向。

 

作者:  编辑:杨月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