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江苏检察网 > 要闻 > 正文
慷慨打赏的女主播竟是键盘侠 射阳县检察官:树立正确婚恋观,捂紧“钱袋子”
2021-02-23 09:12:00  来源:江苏法制报

  以恋爱交友为名,利用各类软件大肆添加陌生男性网友,通过统一的“话术本”,并以网络直播平台为载体,不断诱骗网友在直播平台充值“刷礼物”,诈骗不特定被害人共计1600余万元。2021年2月8日,以马某、黄某为首的利用网络直播平台实施诈骗的19人被江苏省射阳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为心上人慷慨打赏

  2020年11月,家住射阳的小陈在某社交平台上浏览短视频时,一位叫冰冰的美女主动搭讪,并要求加微信聊天。虽然相隔千里,但相谈甚欢。从朋友圈中看到的冰冰小巧可爱,说话声音带着广东人特有的软糯,不禁让这个男孩顿时产生保护欲。当听说小陈是射阳人时,冰冰说自己的闺蜜也在射阳,近期正准备前往射阳参加婚礼,两人相约见面。小陈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爱。

  四天后,冰冰对小陈说:“亲爱的,我最近准备换工作了,现在摆在我面前有两份工作,一份是平面模特,但是穿着有点暴露;另一份工作是网络主播,也是我从没接触的行业,陈大哥,我真的是好纠结啊。”看到心上人陷入困惑,小陈说:“还是做主播把,做模特太辛苦了,我舍不得。”于是他下载平台主动予以支持。

  开播的第一天,小陈第一时间进了直播间,想和冰冰说话,但是发送键却是灰色。冰冰在微信上说首次进直播间需要充值88元才可以和主播进行交流。小陈不假思索地充值了88元。

  第二天,冰冰和小陈说:“做主播真的太累了,现在我处于3天的试用期,公司规定需要和别的主播进行PK,其间有5场主播比赛赢三场才会被录用,就可以来射阳和你见面了,陈大哥,你可一定要帮我啊。”听着冰冰楚楚动人的声音,小陈觉得自己一定要帮一帮自己的心上人。随后,冰冰和一个叫小草的主播进行了PK,第一局输了,眼看冰冰在直播间就要哭了,小陈很快充值了1000元。第二局,冰冰赢。第三局,尽管有小陈和其他粉丝的帮助,冰冰依然输了。

  第三天,PK赛继续进行,大量粉丝在直播间为冰冰打赏,可她依旧输了PK赛。

  第四天PK赛结束后,冰冰在直播间对粉丝说:“感谢各位粉丝对我这几天的帮助,非常对不起大家,这三天的PK赛成绩很不理想,我没有通过公司的试用期考核,今天也是我最后一次直播了,也非常的舍不得大家。”

  至此,小陈为冰冰前后共打赏了2万多元,在开播的第五天再也没有收到心上人的微信回复。小陈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受骗了,遂报警。

  射阳警方接到报案后,通过近一个月的深度研判,挖掘出多个诈骗公司以及诈骗载体——“知了”视频直播平台。该平台在河南信阳,其开发视频直播平台后,经网络推广以“主播公会”的方式承包给其他公司经营。

  一个新型交友诈骗团伙逐渐浮出水面。在对同类警情进行梳理研判、前期侦查、科学锁定1个平台、9个直播公会后,发现这是一个涉案人员超百人、涉案资金超1亿元,位于河南、广东等地的特大网络诈骗团伙。

  网恋原有“话术本”

  据犯罪嫌疑人马某供述,其于2020年10月底注册成立广州某传媒公司,入驻“知了”视频直播平台,并聘用李某作为公司主播,负责网络平台直播,同时组织欧某等多名人员充当“键盘手”,假扮女性在平台上吸引“客户”。

  薛某还自己设定了“话术本”提供给公司相关人员学习和使用。该“话术本”详细规定了“包装定位”“聊天技巧”“行为忌讳”和“直播间互动”等内容,每名键盘手均使用公司统一配发的工作手机,按照“话术本”规定各自“运营”全新微信号。他们通过女性照片、动漫头像和朋友圈配图,将自己“包装”成优质单身女性,在交友软件挑选男性,以恋爱交友为名不断“吸粉”。随后,他们利用“话术本”中的各种聊天套路,搜集掌握客户的基本情况,按照客户优劣程度以“A-D”进行编号,精准筛选出“优质客户”。该诈骗团伙在筛选出“优质客户”后,键盘手便会在聊天中以“最近工作不顺心,需要换工作”“准备做主播,希望来捧场”等说辞唤起对方怜悯之心,待时机成熟便诱骗对方进入该直播平台“提人气”“刷礼物”。

  揭秘幕后“键盘手”

  如果说客户是“钓上的鱼”,那键盘手就是“钓鱼翁”。小陈怎么也不会想到与自己你侬我侬的甚至都不是女人,而是隐藏在网络世界里的“抠脚大汉”——键盘手。这是一群专门为获取男性被害人信息和信任的男人。他们虚构女性身份,通过网络以交友、谈恋爱等方式搭讪男性被害人,目的是等感情培养成熟了,再伺机将被害人引流到直播间去,为自己的心上人打赏。

  面对警察,小欧伸长了脖子,出神地望着窗外枝头上的小鸟。他长舒一口气,“终于告别半人半鬼的生活了!”小欧原本和妻子在广州经营了一个快餐店,起早贪黑,虽然辛苦,但生意一直不错,日子倒也小康。可是在疫情的影响之下,快餐店的客流量日渐减少,生意大不如从前。高昂的房租,让小欧不得不放弃了快餐店的经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应聘到广州某传媒公司当“键盘手”,本以为就是打字员。小欧跟面试经理见面时,经理却询问他是否喜欢上网聊天。得到肯定答复后,经理满意地表示当天“上岗”且包吃包住。小欧跟着经理来到了某小区的民宅里。房间的格局如同网吧一般,几名男子坐在电脑前用微信聊天。经理向小欧布置了工作:他需要注册几个微信号,昵称、性别均为女性。为确保小欧尽快进入角色,经理先安排了岗前培训,又安排了“老手”对他进行了实战培训。“老手”的手指间夹着烟,熟练地敲着键盘打字:“大哥,我新换了份主播的工作,万事开头难,你一定要帮我通过试用期的考核啊。下个月我就可以来和你见面了……”

  小欧询问经理,自己的工资待遇如何。经理告诉他,这份工作没有底薪,只拿业务提成。以直播间充值金额1000元的业务为例,“键盘手”提成20%,即200元;女主播提成30%,即300元。其余50%留给店里。

  小欧没料到,公司发放提成的效率如此之高,当天将粉丝引流到直播间,第二天就能拿到提成。每天早上,经理都会拿着一沓钞票,给“键盘手”发奖金。有的“键盘手”曾经一天拿过上万元提成。但小欧也明白,这钱都是靠不法勾当赚来的,因此每天夜里睡觉都不踏实。

  公司里共有2名女主播,晚上就住在公司工作的民宅里。她们年龄都在20岁出头,身材高挑、容貌秀丽。“抛开工作,她们只是普通的女孩,顶多是外形更漂亮而已。”小欧曾好奇地问她们为什么干这个?其中一名女孩轻蔑地说:“上网聊天,直播间打赏的男人啊,不值得可怜,都是想偷腥的猫……”

  随着网络直播行业的兴起,捧红了一批又一批“网红”主播。直播行业门槛较低,鱼龙混杂,诈骗分子也瞄准了“商机”,打着与女主播恋爱交友的幌子,设下“甜蜜陷阱”。网上不乏传授女主播如何“宠粉”“固粉”、如何让“大哥”花钱打赏的教程和话术。广大网友应树立正确的婚恋观,勿将网络虚拟平台作为婚恋交友的主要渠道。当与陌生网友在聊天中谈及金钱、转账、充值和投资等内容时,请提高警惕,冷静分析,捂紧自己的“钱袋子”。

作者:袁晶晶 陈 文  编辑:夏禹玮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