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江苏检察网 > 清风苑 > 正文
如何抗诉无罪判决的强奸未成年人案件 ——从最高检一起指导性案例谈起
2021-11-17 16:46:00  来源:清风苑

文/唐新宇

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检察院

性侵未成年人案件普遍存在被告人不认罪、未成年被害人反抗力度弱等特点,在最高检第十一批指导性案例中齐某强奸、猥亵儿童案确立的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证据审查标准的指导下,公诉人应当采用灵活多样的方式排除合理怀疑,依法查清真相,保护未成年被害人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最高检第十一批指导性案例中的检例第42号——齐某强奸、猥亵儿童案确立了性侵未成人犯罪案件证据审查判断标准。即“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证据的审查,要根据未成年被害人的身心特点,按照有别于成年被害人的标准予以判断”。审查言词证据,要结合全案情况予以分析。根据经验和常识,对性侵未成年被害人的陈述合乎情理、逻辑的,且对细节的描述符合其认知和表达能力,并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而被告人的辩解没有证据支持的,应当采纳性侵未成年被害人的陈述,并以其陈述为基础构建全案证据体系,这样利用证据来认识和确定案件事实才最可靠、最有说服力。

齐某强奸、猥亵儿童案的指导意义在于灵活使用社会经验法则,交叉采用各种指控方式,使得全案证据达到“排除合理怀疑”标准,使得公诉人在庭审中面对“幽灵抗辩”时,得以在法庭质证过程中说服审判方,使其相信现有证据已经达到或者超过起诉认定犯罪事实的排除合理怀疑标准。

齐某强奸、猥亵儿童案指导思想最适合用于“一比一”证据证明力的判断。当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各执一词的时候,采用哪一方的证据认定案件事实、认定法律事实,该案指导思想就起到重要作用。下面以笔者办理的孙某某强奸案为例进行分析齐某强奸、猥亵儿童案指导思想的实践运用。

孙某某强奸案曾被判决无罪,引发社会关注,社会影响较大,该案在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一致性处理方面非常值得研究。这是2017年5月笔者办理的一起案件,在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和量刑等方面,各方对该案均存在重大争议和分歧。经过一审、抗诉、二审,历时2年7个月,最终淮安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孙某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该案的主要案情如下:2014年起,孙某某利用曾任被害人小芳(化名,2001年2月出生)教师的身份获取其信任,以挽留吃饭、买作业本等方式吸引放学路过的小芳及其妹妹小花进屋玩耍。2016年5-10月,孙某某在家中先后多次与小芳发生性关系,2017年3月,小芳产下一女。小芳父亲于同日自外地返回家中向小芳了解情况后向派出所报警。经DNA鉴定,孙某某与该女婴具有亲子关系。

一、孙某某强奸案的难点归纳

案件存在的难点和问题主要有四个方面。

被告人一直作无罪辩解。在移送审查起诉前的侦查阶段,侦查人员共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八次讯问,前五次犯罪嫌疑人均不承认认识被害人,竭力否认与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第六次至第八次在被告女婴DNA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承认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但是又以被害人自愿作无罪辩解,而且在发生性关系的次数、地点等,与被害人陈述有较大出入。

被告人、被害人、证人的言词证据存在不一致。

证据中被害人的陈述指控孙某某采取了暴力手段与其发生性关系,但被害人小芳对被告人采用暴力手段强迫发生关系的过程多次陈述存在不一致,在某些关键细节前后差异较大,比如去被告人家的次数、性关系发生的次数、什么样的暴力手段等等,不仅大的方面证据出入明显,在细节上被告人、被害人、证人(被害人妹妹)所作有关案发经过的言词证据不一致地方更多。

被害人是已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本案被害人与被告人发生性关系时,刚满15周岁。既不能适用未满14周岁的法律条款,也不宜完全按照性侵成年女性的证据标准来办理这个案件。

与以前认定强奸罪相关规则精神有冲突。本案中,虽然能够证明多次发生性关系后生育了女婴,也有部分证据能够证明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时存在暴力行为,但性关系发生后,被害人也确有接受被告人少量钱财的情节。1984年两高一部[法研字第7号]文件《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其中有条规定:“第一次性行为违背妇女意志,但事后并未告发,后来女方又多次自愿与该男子发生性关系的,一般不宜以强奸罪论处”。虽然该文件在2012年被最高法废止,有关精神还在办案中被沿用。

二、控辩审各方观点

公诉意见是孙某某第一次采取暴力、胁迫手段强奸小芳,违背未成年被害人意志,可以排除其他合理怀疑,构成强奸罪。第二、三次采用胁迫手段继续强奸小芳,直至小芳怀孕分娩后案发。而被告人及辩护律师观点是被害人自愿与被告人发生性关系的。一审法院认为:言词证据之间均存在矛盾之处,无法排除其他合理怀疑,被告人无罪。二审法院认同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构成强奸罪的观点。

综合上述观点,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二个方面:一是孙某某与小芳发生性关系是否违背其意志,是否存在暴力、胁迫行为?二是证据之间是否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是否属于存在合理怀疑,不能得出强奸的唯一结论?

三、运用检例42号指导案例对争议部分进行审查采信

针对上述争议,首先要明确的是公诉方的事实认定,即孙某某采取暴力、胁迫手段,违背小芳意志,多次与小芳发生性关系致其怀孕生子,构成强奸罪。

(一)依据案例指导,审查认定基本事实

检例42号指导案例指出:“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陈述稳定自然,对于细节的描述符合正常记忆认知、表达能力,被告人辩解没有证据支持,结合生活经验对全案证据进行审查,能够形成完整证明体系的,可以认定案件事实”。

强奸案件发生于隐蔽场合,司法认定对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言词证据依赖度高,在当事人双方出现各执一词情形,对证据审查与运用要求高,增加了难度。“一对一”强奸案件首先要面对和解决的是“证据证明力”问题,在是否自愿方面,结合生活经验及常理常识去伪存真。

1.矛盾证据证明力的比较

检例42号指导案例指出:“审查言词证据要结合全案情况予以分析”。孙某某强奸案中首先看被害人陈述与被告人供述证明力高低比较。先看被害人陈述,前后陈述虽有差异,但客观性强,可信度高。被害人在其生育女婴后第二天所做的第一次陈述,当时她还在产科病床上,且距离被告人第一次作案时已近一年,陈述内容中遗漏一些细节,符合客观实际。被害人小芳对于基本事实和情节的陈述稳定,关于强奸的时间、地点、过程、暴力威胁手段等内容的陈述,一直稳定、具体、形象,合乎情理和逻辑。另外,被害人既陈述对犯罪指控有利的证据,也陈述对指控犯罪不利的证据,这说明被害人的陈述符合一名涉世未深、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未成年人的认知特点。再看被告人供述,其侦查阶段共有八次供述,前五次均否认认识被害人,否认和被害人发生关系,第六次至第八次供述是在女婴DNA鉴定结果出来之后,改口承认发生关系,但忽而辩解被害人出于感情自愿,忽而辩解被害人为了金钱卖淫,其整个供述前后矛盾,逻辑混乱,未提供任何可核实的证据线索,更得不到其他证据的支持印证。比较结果,被害人陈述证明力明显高于被告人供述。

2. 与其他证据印证程度比较

检例42号指导案例指出:“未成年人的陈述合乎情理、逻辑,对细节的描述复核其认知和表达能力,且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被告人的辩解没有证据支持,结合双方关系不存在诬告可能,应当采纳未成年人陈述”。孙某某强奸案中被害人的陈述得到了其妹妹证实,其妹妹陈述讲:被害人不愿进入被告人家中,被告人以拖拽方式胁迫被害人进入其家中。该证言一方面被害人的陈述相互印证,证明了被害人第一次被强奸后对被告人厌恶和逃避行为,另一方面也反证了被告人辩解的虚假。而被告人八次供述前后不一致、自相矛盾,提供不出可核实的线索,不能得到其他证据的证明。综上,被害人陈述既证明力高,又有其他证据相印证,符合证据采信规则,应当被采信。

3. 证据被采信的体现及运用

既然被害人陈述被采信,就应当被运用,得出来的结论是认定违背女方意志这一事实。疑问不等于疑罪,零口供更不等于疑罪。“疑罪从无”运用是有前提的,是在证明过程中,有罪证据和无罪证据的证明程度相当,且不能收集新证据否定一方时,只能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宣告无罪。结合本案,此情形不存在。本案中被害人陈述的证明力明显高于被告人,且有证据印证的。

(二)依据案例指导,排除合理怀疑

办理性侵未成年人案件,检例42号指导案例指出:“要根据经验和常识”。孙某某强奸案中,公诉人可以运用经验及常识通过反向分析,得出结论。涉及本案的合理怀疑即“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不外乎有两种情形,第一种有感情基础的通奸;第二种有利益交换的性交易。以下分析可以得出均不能成立的结论。

1. 排除双方存在感情的通奸关系

通观本案,被害人是年仅15岁未成年人,被告人是54岁,有妻有子有孙辈的上年纪人,双方年龄悬殊40岁。被害人第一次供述中明确表达“孩子父亲的名字我不知道,就知道他做过我小学的体育老师”,与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仅几次接触,不可能达到具有发生性关系的感情基础。本案证据也能够证明,发生性关系后无其他的交往交流。所以,双方并不存在长期交往自愿发生性行为的感情基础,怀疑双方存在通奸关系,显然并不合理,应予排除。

2. 排除双方存在性交易关系

虽然有证据证明发生性关系后,被告人会主动给被害人一定的钱财,但被害人从未主动向被告人索要钱财,更没有与被告人谈及发生性关系的价格问题。被告人给钱的行为是为了胁迫、控制、要挟被害人,防止被害人举报其犯罪,企图掩饰隐瞒其犯罪行为,孙某某强奸手段是第一次暴力、第二、三次是胁迫(对被害人精神的强制)和用钱封口,这是采用了威逼和利诱相结合手段。(有观点认为被害人拿钱即不是受胁迫,受胁迫就不该拿钱,两者关系是对立的。而在此案中两者同时存在的,并不矛盾。)被害人事后拿钱并不影响受胁迫产生心理强制的存在,被害人对此作出了合理的解释。因被害人事后拿钱即认为被害人与被告人之间可能存在基于金钱的性交易行为的怀疑,明显不符合客观事实,不合常理,应予排除。

3. 运用被害人、被告人品格证据排除合理怀疑

被害人的多个邻居证实,被害人从小母亲离家出走,奶奶常年生病卧床,其父亲常年在外务工,被害人与妹妹在该镇中学、小学读书。被害人为农村留守未成年人,老实本分,能够照顾奶奶和妹妹,作风正派、性格内向。被害人的老师、同学也能够证实被害人在校期间表现良好,无不良行为;参与本案的心理咨询师邓某某证实,被害人性格内向,羞耻感、自责感强,事后过于自责,是其不愿及时指控犯罪有其现实心理动因。而反观被告人,通过了解与其工作过的同事,他们能够证实,被告人在1996年,曾经有过猥亵学生的前科劣迹。

(三)依据案例指导,回应干扰因素

办理性侵未成年人案件,检例42号指导案例指出:“应当结合生活经验”。本案中确实存在一些影响办案人员内心确信的干扰因素,尤其是辩方提出的无罪辩护意见,需要结合生活经验对此做出反驳和论证,巩固指控证据体系。

1. 被害人第一次被性侵后,为什么从此放学后不绕道

一审辩护律师提出,如果被害人不是自愿与被告人发生性关系,那么在第一次被性侵后,就应该绕道回家,不应该一直走被告人家旁边的那条路。虽然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影响了一审审判人员的内心确信,因此检察官专门进行现场复勘,查明被害人正常走的那条回家的路,离家最近、路况较好,另一条路绕远,还要走一段较为危险的一级公路和一段泥土路,正常人都会选择方便快捷安全的道路。另外,被害人自己也陈述,进入初中后住校,每周五回家一次,并非每天都回家,多数也是绕道的,但有时也会有侥幸不被被告人发现的心理,而走离家较近的路。陈述合情合理。

2. 被害人未及时报案

因被害人在与被告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中,受到被告人胁迫,被害人一直不敢告发,自己及家人均不知道怀孕直至生产无法隐瞒,其家人在被害人生育知晓后才报警,完全符合未成年人实际情况。

3. 适用1984年两高一部解答精神的问题

一审运用了1984法研字第7号规定“第一次性行为违背妇女意志,但事后并未告发,后来女方又多次自愿与该男子发生性关系的,一般不宜以强奸罪论处”精神,判决无罪。对此有两方面回应。一方面,从文件精神上,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次发生关系违背妇女意志,事后行为人对被害妇女实施精神上的威胁,迫使其继续忍辱屈从的,应以强奸罪论处,这里不存在强奸与通奸的转化问题。本案也没有证据证实被害人后来是自愿与被告人发生性关系的。另一方面,1984年的解答文件已于2012年被废止。

作者:  编辑:梁爽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