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江苏检察网 > 要闻 > 正文
阮军帮:一名检察官的“榫卯之道”
2021-09-22 09:10:00  来源:江苏检察在线

  阮军帮笑称自己是一只“两脚书橱”,随身的黑色军用挎包里装着他的“精神食粮”,只要得空就拿出来“享用”。

  从检八年,除了办案就是编书。把一个个疑难复杂案件当作“艺术品”精心雕琢,守护一方安宁和百姓幸福;把收集的万余案例和文章等内容精炼成《刑法文例》,为监督办案提供“神兵利器”。

  阮军帮其实是个转业军人。他走路腰板笔直,显露出刚毅的军人气质;他处事沉着笃定,言语间带着些许“禅意”;他深谙“榫卯之道”,会做木匠活儿更会办案。他曾获评徐州市劳动模范、江苏省扫黑除恶先进个人、江苏省新时代优秀检察官,并荣立个人二等功。他既能“力拔山兮”,亦可“匠心独运”。

  换“战场”

  用“匠心”践行从检初心

  阮军帮当过十六年兵。

  这期间,他通过了公认最难的两项考试——国家司法考试和注册会计师考试,成为战友们口中的“传奇”。

  2013年,阮军帮转业到徐州市人民检察院,并请求到办案部门工作,只为心中那颗公平正义的种子生根发芽、开枝散叶。

  为迅速适应新岗位,他开启了“拼命三郎”模式:白天跟着“前辈”在办案中学,晚上推掉“饭局”从书本中学。密密麻麻的笔记和批注,写满了专注耐心、执着钻研和精益求精。

  这颗“匠心”无处不在。在公诉处工作期间,阮军帮看到同事没有趁手的“家伙事儿”,装订案卷费时费力,他就跑到仓库,翻腾出几块废弃的木板,下班后锯子锤子齐上阵,两天后居然“鼓捣”出一件结构精巧、操作简便的“装卷神器”,经过大家轮流试用,马上成了办公室里的“抢手货”。

  “制作木器时常常用到榫卯工艺,一个外突,一个内凹,将榫头穿进卯眼,再用锤子反复敲打,严丝合缝,坚固稳定。”在阮军帮看来,“榫卯”是态度也是情怀,“作品”是案件更是自己。

  在一起杀人焚尸案中,侦查卷宗里缺少直接证据,被害人死亡原因不明。阮军帮拿出放大镜,仔细查看每一张现场照片,最后在案发地远处的石头上发现疑似血迹。经法医检验,证实血迹来自被害人。“这块石头你认识吧?”面对阮军帮单刀直入的讯问,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承认了犯罪事实。

  在参与办理孟某某涉黑案时,阮军帮与同事分工协作,对关联的19起案件进行重新审查,对伤情鉴定、证人证言等20多份重要证据进行补充收集,为案件的成功办理打下了扎实基础。该案后来入选“十三五”江苏检察名案,被最高检扫黑办领导誉为“法律监督的集大成之作”,得到最高检张军检察长充分肯定。

  “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与检察人的专业精神融为一体,根据事先梳理的证据表格,他的提讯机智敏锐,环环相扣,让企图狡辩的犯罪嫌疑人无法自圆其说,让案件疑点逐个被攻破。”徐州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鲍书华直言阮军帮堪当重任。

  啃“硬骨”

  连根拔起“套路贷”涉黑组织

  “我不说,谁都说不清。”到案后,犯罪嫌疑人周某拒不配合。

  2019年3月,徐州市检察院、铜山区检察院提前介入周某黑社会性质组织案,阮军帮被抽调到专案组担纲主力。

  错综复杂的案情中,马某一案成为突破口。

  2010年,安徽商人马某到徐州开办企业,名下资产过亿。为继续扩大生产和偿还银行贷款,马某向“慷慨仗义”的周某借钱。一来二往后,周某提出自己和银行有“关系”,可以帮忙开具银行承兑汇票,“套钱”当作贷款使用。按照周某的“指点”,马某用2000万保证金开出了4000万银行承兑汇票。如此“操作”几回,马某欠周某的钱越来越多。

  次年8月,马某再次向周某借钱。但这次,周某要求马某用企业股权质押,期限为1个月。当马某将2000万元打入保证金账户后,等来的却是周某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拿走了自己6000万元公司股权。

  “马某说自己只欠2000多万,那另外的4000万流水凭证从何而来?会不会有人在做局?”阮军帮充分发挥检察官兼“注册会计师”的作用,牵头对几十个银行账户、上万条转账记录进行比对,厘清每一笔资金的来源和去向。

  先是预设质押“陷阱”,然后抽资“断贷”,紧接着制造“有借无还”的银行流水,捏造4000万元债务,再夺走马某公司印章伪造授权,最后通过司法途径获取马某公司股权。经过十几天昼夜奋战,阮军帮和同事们熬红了双眼,熬白了头发,周某敲诈勒索6000万元企业股权的真相水落石出。

  这种“高明”的“套路”,还被周某“移植”到其他6家企业身上。检察机关通过查清相关新型犯罪手段,全案共认定23个罪名、198起犯罪事实,涉案资产达10余亿元。

  “为保护被害企业产权,维护群众合法利益,我们对已经查明归属的8000余万元购房款进行优先、分批处置,及时返还给了168名企业职工。”在全省检察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上,阮军帮介绍了这起典型案例。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上反复挠破又长好的血痂,露出久违的笑容。

  自“掬沙”

  编《刑法文例》铸“神兵利器”

  不是法学“科班”出身,偏要努力做到胜似“科班”。

  “虽夙兴夜寐、挑灯苦研,仍觉扁舟入海、提心吊胆,在刑法、刑诉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之外,缺少一块契合办案实务的‘压舱石’。”阮军帮寻遍市面上的主流书籍,发现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缺憾”,如案号排序比较生硬、案例之间仅区分罪名、缺乏前后对比等。

  汇编一套更新、更全、更实用的“参考书”,成为他最大的心愿。

  寒暑三载,燕子衔泥。阮军帮几乎放弃了所有休息时间,收集了2000多个指导性、典型、公报案例,以及最新司法解释、相关理解与参照、法学名家和实务专家的重要文章等内容,编纂成8卷、20余册、1800万余字的《刑法文例》丛书。

  理越辩越明,道越讲越清。当遇到重大争议时,他会将相关案例“紧靠”排列,方便读者对照分析。如针对未成年人能否构成毒品再犯的问题,就汇集了两个矛盾案例。同时,对于一些法律人提出的不同意见,他也尽量收录进去。

  掬沙、解构、熔炼、筑坯、成钻。截至今年,阮军帮收集的案例和文章等数量已达万余。不久前,他又把《刑法文例》精炼为1册,徐州市检察院王旭奇检察长欣然为之作序。付印并赠予3000多名刑事司法工作同仁后,被评价为助力办案、解决疑难的一把“神兵利器”。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阮军帮现在又有了新的目标:按照“法文例”体裁,依托刑事基础,编纂体系更加全面的《中国法文例》,让更多的法律人受益。日前,第2册《刑诉法文例》已经定稿。

  “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今年3月,因工作需要,阮军帮被调整到第三检察部担任副主任,依然“念叨”着电视剧《大宋提刑官》里的这句话。“检察官身为正义的化身,就应该不负斗米薪,解除冤屈,还民公平,担当作为,为民解忧。”

作者:  编辑:夏禹玮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微博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