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信任
2020-05-22 10:22:00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在单位,老钟手上有点权力,经常有人找他帮忙。来找老钟的人,大多都不会空着手。老钟还是比较谨慎的,“一般情况”都不会收。不过,偶尔也有“特殊情况”,收一些小礼品、小红包之类,因为数目不大,所以貌似“风平浪静”。

  让老钟始料不及的是,临近退休时却出了事。其实出事的并不是老钟,而是老钟单位的一位上级领导。有的人就是这样,见别人生病了,就会担心自己身体也出状况。老钟一连几天夜不能寐、神情恍惚,心里琢磨着要不要主动交待自己的问题,却又一直下不了决心。知夫莫如妻,老伴儿见老钟如此提心吊胆,便建议老钟说,要不去找下胡广,让他帮忙出个主意,他可是你最信任的朋友了。

  胡广在县纪委工作,跟老钟是发小,两家关系一直不错。胡广情知老钟手上有权,所以平常总是有意无意地敲打、提醒。

  不需要挖空心思约胡广吃饭品茶,两人的交情不用来这一套,直接去胡广办公室。

  不过这事总归不太好开口,所以老钟吞吞吐吐旁敲侧击,装着很随意的样子,先聊了下出事那位领导的情况。胡广看了老钟一眼,不动声色地问,老钟,你说这干啥?跟你有关系吗?老钟嘿嘿一笑,没事,没事,当然跟我没关系。

  胡广目不转睛地盯着老钟,盯得老钟浑身不自在。

  你看我干啥?我脸上又没长花。老钟笑嘻嘻的,表情故作轻松。

  胡广不正面回答,喝了口茶,然后正色道,老钟,我看你有点不对劲儿,你要当我是朋友,就跟我说实话,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有需要我帮忙的就说话。

  真没事,就是路过,来看看你。老钟虽然说得轻松,但表情怪怪的,脸红得有些发烫。

  胡广是“老纪检”了,他似乎猜出了老钟的心思。可老钟不说,就算是好朋友,也不便追问。但胡广却不想看着老钟这样,胡广想了想,然后郑重地说,老钟,我觉得你心里有事,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跟我说说……

  老钟眼睛一亮,但一闪念的工夫又暗淡下去,吞吞吐吐地说,兄弟,这事,你还真得帮帮我。

  老钟这样说,显然是承认了有事。虽然说得有些颠三倒四,但老钟还是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将收受红包礼品的事告诉了胡广。

  胡广的表情有些沉重。

  老钟也看出来了,兄弟,我都说了,你可一定得帮我啊。

  胡广沉默了片刻,说,这事,我还真能帮你。

  怎么帮?这时,老钟的眼睛又亮了。

  胡广真诚地看着老钟,一字一顿地说,争取主动。

  说也奇怪,老钟对胡广的话,竟然没有丝毫诧异。

  ……

  这天,老钟是哼着小曲回家的,老伴儿已经将晚饭做好了。老伴儿看出了老钟的心情,问道,找胡广了?他答应帮忙了?

  老钟嗯了一声说,不是答应了,而是已经帮了我了。

  快说,胡广怎么帮的?老伴儿有些迫不及待。

  老钟笑着伸出四个手指头,说,就四个字,争取主动。

  这,也算帮忙?老伴儿眼睛瞪得老大,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不算?我们是多年的好兄弟,四个字足以点醒我。

  老伴儿眨着眼睛想了想,也是,这些日子,她从未见老钟这么轻松过……

  (三石 作者单位:江西省上饶市纪委监委)

作者:三石  编辑:绪研  
集群头条
案件发布
新媒体
微信
苏检联络
微博
客户端